• 新时代
  • 在人间
  • 漫画
  • 暖新闻
  • 特刊
  • 地球青年
  • 科研部
  • 知多少
  • 新活力
  • 智能生活
  • 主页 > 新活力 > 正文

    顾先生,久违了(十七)
    不幸 | 2019-07-11 19:50

      

    《顾先生,久违了(十七)》by 楼下听雨

    幸福与不幸就是一个看不见摸不到的天平,它会按斤记量的称算,这一生的幸福是多少,不幸又是多少,这样才能决定先经厉前者后是后者。

    幸福是相同的,不幸确有千万种,很多人都只看到幸福的一面,而不幸的那一面往往会被潜意识的忽略掉,不是没看见而是不想看到。

    隐藏在暗处的不幸是明面上看不到的伤,有人强颜欢笑,有人暗夜哭泣,有人醉生梦死,有人深夜无眠……

    赵家是不幸的,她是不幸的,顾南笙也是不幸的,有种不幸会给人带来坚强等来勇敢,带来从生带来坚定与决心,当然,还有耻辱。

    给她带来的是坚强与勇敢!

    给他带来的是坚定与决心!

    给赵家带来的确是耻辱!

    这些确始终没人愿意看见,没人愿意面对,没人愿意承认。

    相遇就是缘,相知相爱那是缘中缘,老话说:百年修得同船渡,千年修得共枕眠。

    无论怎么样的相遇,友情也好爱情也罢都是逃不掉的缘份。

    下车的苏尘烟,就被顾南笙握住手,紧紧的,两人一起看着眼前的高楼――住院部三个大字尤为醒目。

    做这个决定不是一时冲动也不是心血来潮,她想来看看,在顾南笙的带领下,她不在胆怯不害怕,而是勇气。

    两人对望片刻,就一起走进去,电梯停停走走,有人进有人出,被握着的手渗出一层汗渍来。

    她还是紧张,看着往上一层一层跳动的数字,她就越发紧张,脸色微变,能清楚看清她额头密密麻麻的汗珠。

    一声轻响,电梯门开,顾南笙问她:你可以吗?

    苏尘烟回给他一个无比坚定的目光,顾南笙带她走出电梯顺着走廊往里走去。

    从病房里出来的赵母关上门,转身之既就看见越走越近的俩人。

    当她看清楚时,整个人都不好了,有愤怒有恨意,冲上去的她扬手就给来人一嘴巴子。

    稳,准,狠,让人毫无防备无还手之力:你还敢来,啊?你害她害的还不够吗?你还有脸来?

     气意难平,赵母的目光像针一般刺在她的心里。

    麻,疼,耳朵嗡嗡直响,苏尘烟傻傻的站在那,脸颊上的指印清晰鲜红。

    顾南笙把人拉至身后,恭敬的叫她干妈。

    他不叫这声干妈,或许没事,正是他这一声干妈,让赵母彻底爆发:你还知道叫我一声干妈啊,那你就让她滚,我不想看见她,永远都不想!

    手以指像走廊的尽头。

    苏尘烟想上前,确被顾南笙无声的阻止住,苏尘烟拿下他的手,冲他摇头递给他一个你放心的眼神。

    无论到什么时候,都的她自己去面对,以前她是逃的远远。

    现在,有人愿意为她遮风挡雨愿意为她阻拦一切,但,她不可能永远都躲在他的身后。

    不走,是吧!

    赵母向疯了一般拽住她就往走廊的尽头拖去:你滚,你害我女儿变成这样,你还有脸来,你怎么不去死,啊?

    延伸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