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新时代
  • 在人间
  • 漫画
  • 暖新闻
  • 特刊
  • 地球青年
  • 科研部
  • 知多少
  • 新活力
  • 智能生活
  • 主页 > 智能生活 > 正文

    小说《这个学长有点帅》电子番外版
    非凡 | 2019-07-11 19:46

      

    第三章 一起吃饭

    走到约定的地方,解非凡看到李叔叔独自在抽烟,就问了句:“叔叔,李旭呢?”

    “他等得无聊,跑去你们学校转悠了!这孩子,总是乱跑,天都快黑了,也不知道赶紧回来!”李叔叔灭了手里的烟,给李旭打了电话。

    “男生收拾东西就是快!居然还办了手机号!我到现在还有好多东西没有买呢!手机更是没有影子,不知道老爸会不会给我也买一个?”解非凡暗自嘀咕着,就看到李旭匆忙跑过来。

    “你小子到处乱跑什么?这又不是你的学校!不过,今后可得多照顾非凡,没事的时候来看看她!”李叔叔边说边往东边走去。盛州大学南门的东边全是饭店,南边是一条小吃街。

    解爸爸笑着说:“男孩子就该四处闯荡,好男儿志在四方嘛!看我家非凡跟个假小子一样,一点女孩模样都没有,不知道在这会怎么样呢......”

    说话间,四个人走到了一家名为“江湖人家”的饭店。李叔叔说:“就这家吧?我看你们俩将来就要在盛州闯荡‘江湖’喽!今天先讨个好彩头!”

    大家点头同意。一进门,就看到正厅中央挂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大牌匾,上面镶着四个金色的大字:江湖人家。旁边墙上还有几行字:天下风云出我辈,一入江湖岁月催;皇图霸业谈笑中,不胜人生一场醉。解非凡看了好半天才看懂,好像是行书的一种,大概是行草字体吧?反正比较难认,她在看邢金瑞的书法专业书的时候瞄过那么两眼,觉得枯燥无味。但是面前这幅字好像出自某书法大家之手,看下面的落款印章,实在认不出是什么字。

    一楼每桌都是独立的小隔间,横眉上分别写着“峨眉派”“武当派”“少林派”“青城派”等。解非凡看墙上几行书法字的功夫,李旭率先坐到了“武当派”那一桌,其他人就跟着坐了下来。

    这时,一个打扮像电视剧中店小二的人,肩膀上也是搭着一条毛巾,满面笑容地走过来问:“几位是自己点还是随便上?不喜欢的菜可以调换。”

    解爸爸嫌点菜麻烦,就问李叔叔要不要点。李叔叔也对不用点菜直接上菜感到好奇,就说:“那随便上吧!拣你们这的特色哈,先来四道菜吧!”

    “好嘞,客官您稍等,菜马上就好!”小二说着,闪身进了厨房。

    解非凡这才注意到店里还播放着一些荡气回肠的江湖歌曲:“星星在逃亡,天空也悲伤,喝下这壶酒叫断肠。眼睛一闭上,画面都成双。独角戏,是应收场。同样的月光,照两处惆怅......”

    她不记得这首歌叫什么名字了,只觉得音乐熟悉,就问李旭:“这首歌曲叫什么来着?”

    “应该是《刀见笑》。当时搜这部电影名字的时候,发现还有同名歌曲,就听了几遍。哎,童年的美好回忆呀!”李旭感叹道。

    解非凡戳了他一下:“说得跟自己多老似的!咱现在不是正当青春年少?我听说大学美女多哦,你可不要耽误了学业!哈哈......”

    李旭有些脸红,正待反驳,菜已经上来了。李叔叔问解爸爸:“要不要喝两蛊?”

    解爸爸累了一天,正有此意,招手叫来了店小二:“你们这有什么酒?”

    “我们这里酒是按壶卖的,一壶大概是三两白酒。客官要几壶?”

    “那就先来两壶吧!”

    酒上来了,好像是不锈钢做的一种容器,高十公分左右,出口大,瓶颈口却很小,越往下越大。跟着两壶酒一起端上来的还有两个大瓷碗。

    听着店里《精忠报国》《侠客行》《江湖》等乐曲循环播放,让人想举杯痛饮或者拔剑比试几下。李叔叔问李旭:“你要不要也喝点?”

    李旭得意地看了一眼解非凡:“嗯,好的,给我也来一壶。只是某人喝不着喽!”然后招手又要了一壶,给解非凡点了果汁,但是要了两个瓷碗。

    等到酒和饮料上齐了,解爸爸说:“来,为你们两个大学生干杯!祝你们学习顺利,在外面平平安安!”他的眼里闪着泪花,这里离家乡那么远,以后就很少回家了,想见她都难了。

    李叔叔看情形有些悲伤,连忙打趣道:“女大不中留,儿大不由爹啦!儿孙自有儿孙福,我们还乐得逍遥呢!来,喝!”

    四个人举着瓷碗连干了两口,对饭店自主端上来的菜也很满意,色味俱佳,令人垂涎三尺,确实有些特色。

    酒足饭饱,解爸爸拍着解非凡的肩膀说:“今晚我和你李叔叔找个地方住一晚,明天早晨我们就走了,不再多呆了。家里也有一摊事情等着处理,以后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!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。”

    解非凡撇撇嘴:“我又没有手机,李旭都有了,我也想买一个。”

    李叔叔也在旁边搭腔:“你们来之前没有买吗?当时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,李旭就吵着要买手机了,反正以后联系孩子方便。这不,今天到了学校第一件事就办了张卡。”

    解爸爸说:“这不是觉得她宿舍有电话,外面公用电话也挺方便,怕她这丢三落四的性格保管不好手机,就没有买。这样吧,我回去给你买个手机寄过来!”

    就这样大家一边聊着一边先送解非凡回宿舍,然后再送李旭回去。

    解非凡回到宿舍,大家已经都准备睡觉了,因为不太熟悉,就没有多交流。解非凡躺了很久也睡不着:明天爸爸一走,就剩下我一个人了。也不知道李旭的学校在什么地方。呀!他没有给我留电话号码!她猛一下坐了起来,想起身下床却忘记了这是上铺,差点就掉下去了,又惊出一身冷汗。宿舍的人都睡着了,只有屋顶的墙上两个电扇在摇头对吹,发出轻微的嗡嗡声。她摸了摸衣服口袋那张记着林辉号码的纸条还在,心里踏实不少,怕弄丢,就放在了枕头底下。

    解非凡胡乱想着,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,只是在梦里好像一直在追一个人,跑得特别累,还一直哭,可是那个人都没有回头,而且在她就要抓住对方的时候,那个人居然消失了......

     文学

    第四章 军训时刻(一)

    新生入学人数比较多,而盛州大学由于刚从“学院”晋升为“大学”,好多材料需要重新整理,因此在宿舍安排方面有些混乱。调整了两三天,终于确定了入住的宿舍和人数,解非凡还是在原来的502,只是宿舍里的人变了。原来在她下铺的司佳凝去了503宿舍,其他人还没等认识就分开了。

    502宿舍共有6个人,分别是解非凡、张菁、程玉涵、李艺菲、田津津、牛新月。除了解非凡来自五百公里左右的祁隆市的池淮县,程玉涵家就在盛州市,张菁家在盛州市的闵远县,田津津在盛州市的博托县,李艺菲在二百公里左右的沿海城市前洲市,牛新月在距此一百公里左右的清何县。了解完彼此的家乡,大家又报了各自的年龄:李艺菲生于1990年1月,牛新月生于1990年4月,田津津生于1991年2月,张菁生于1991年5月,程玉涵生于1991年10月,解非凡生于1992年3月。

    解非凡兴奋地说:“我长这么大还没有结拜过,现在咱们在一个宿舍就是缘分,不如结拜一下,词我都想好了......”

    听解非凡这么一说,当天晚上,几个人在饭缸里倒好水、晾凉,嘴里说着结拜誓言:“我,老大李艺菲......”

    “我,老二牛新月......”

    “我,老三田津津......”

    “我,老四张菁......”

    “我,老五程玉涵......”

    “我,老六解非凡......”

    “我们同为502宿舍成员,从此相亲相爱,有福同享有难同当,结拜为姐妹,互相照顾,共同度过美好的大学生活!”

    六个人说完就端起了饭缸:“Cherrstoourfriendship!”(为我们的友谊干杯)

    转眼间已经是九月八号了,为期一周的军训开始了。早在此前,大一的学生就已经领取了军训的相关物品:两套军装(一件迷彩短袖T恤、一件迷彩短袖衬衫两条军绿色裤子)、一个马扎、一条腰带。而且前一天下午军官就已经到校报道、入住了,和学生作了自我介绍,并约定了军训的集合地点。解非凡所在的汉语言文学专业有两个班,每班30人,由两个教官分别来带。

    一班的教官在作自我介绍时还特别风趣幽默:“同学们好!我是你们的教官陈海,耳东‘陈’,大海的‘海’,我是臣服于大海,而不是‘石沉大海’。大家可以叫我陈教官,私下也可以喊我‘海哥’......”憋屈了一个高三的孩子们此刻都放松得不得了,不等他说完,立刻喊起了“海哥”,还像模像样地敬起了军礼。

    第一天军训,同学们的兴趣十分高涨,原定八点集合,七点半就有学生搬着马扎到指定地点去了。解非凡起晚了,吃饭又慢。程玉涵总夸陈教官帅,一早起来梳洗打扮,也是被催了好几遍才恋恋不舍地放下手中的镜子。整个宿舍的人一起出门,三三两两地走在一起。程玉涵拽着解非凡问:“你看我头发这样梳好看吗?不知道陈教官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......”

    解非凡指着她的脑门说:“你又犯花痴了吧?老大,快,玉涵忘了吃药。”

    “哈哈......也许人家有女朋友了呢?难道你还想插足?”大家都笑了起来,还是李艺菲一语惊醒梦中人。

    程玉涵撅着小嘴说:“那有什么?喜欢并一定要占有,我可是有分寸的人......”大家就这样一路说笑着,一会儿就来到了集合地点。陈教官已经在等了,其他同学大部分也都到齐了,坐在马扎上闲聊。

    时间刚到八点,陈教官就喊了一声:“集合!”

    同学们快速站好了队伍,陈教官又根据高矮个儿稍微做了一些调整。他正准备开始,一个男生胳膊下夹着马扎匆匆跑过来,说了一声:“报告!”

    陈教官不满地看了他一眼:“怎么回事,第一天就迟到?先回队伍,下不为例!”

    男生走进队伍,站在了解非凡旁边。陈教官接着训话:“同学们,从今天开始,我们将一起度过七天的艰苦军训。无论你们长得多帅,学习多好,多么有个性,此刻,我们的身份都一样,都是一名军人!军人的天职是什么?是服从!军人的战斗力从哪里来?是纪律!”

    说到这,他看了一眼刚才迟到的男生,接着说:“军训不是走形式,也不是为了练习一些枯燥乏味的队列,军训是为了培养你们遵守纪律、服从指挥的团队精神!我不仅是你们的教官,也是你们的战友,现在这个校园就是我们的训练基地,我们的战场!有没有信心做好训练?”陈教官用期望的眼神看着大家。

    “有!”同学们齐声回答。

    “不够自信,再来一遍!”

    “有!”同学们的声音更洪亮了,腰杆也挺得更直了。

    “好,现在我们先练习基本的站军姿。站军姿是锻炼人的顽强意志,磨炼人的不屈毅力的,我们要炼就钢铁般的纪律,就先站好军姿。”陈教官说着,做起了示范:“首先是头部的注意事项。眼睛要平视前方,不要左右乱看。头摆正,不要缩脖子。然后是肩膀,要放松,两肩在同一个水平线上,特别注意不要耸肩......最后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一定不能动,就算被蚊子咬了也不能去挠,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!”

    陈教官讲完,就让大家稍微散开了一点,然后开站军姿。解非凡有点累,她从来就无法安静下来。以前高中军训她都是让父母找关系用各种理由逃避,现在到了这个陌生地方,真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啊!解非凡无奈地闭上了眼睛,希望这个什么军姿赶紧过去,真不如在教室里做几道题来得痛快。杀人也不过头点地,这个不能动的游戏感觉像小时候玩的游戏“木头人”,不过她从来都是输的那一个......

    解非凡正胡思乱想着,忽然听到陈教官问:“这位同学,你不舒服吗?”

    她睁开眼睛一看,陈教官正看着她呢!瞬间心就砰砰跳起来,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,连忙摇头:“报告教官,我没事,就是有点困了。”

    “哈哈哈......”大家都笑起来,解非凡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    幸好陈教官没有计较,站了十分钟就让大家稍微休息一下。整个一天就练了站军姿、四面转、稍息立正、跨列等内容。傍晚结束训练回来,解非凡觉得整个身体像散了架一样,灵魂都有些出窍了。其他人也都是很累,晚饭饭量倒是见涨了,尤其是张菁,她的晚饭从一个包子变成了俩,另外还吃了一根烤肠和一块点心。

    document.write(">>>>继续阅读全文<<<<")

    延伸阅读